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熊白的博客

诗歌是生命的血液。本博文字,图画,照片皆为原创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《非黑即白》之三十六(原创诗歌)

2017-5-12 0:42:56 阅读6 评论0 122017/05 May12

《非黑即白》之三十六(原创诗歌) - 熊白 - 熊白的博客

非黑即白之三十六

纠缠,抑或在一个特别的地方
即使在深深的地下,眼,期待着
从一直让人恐惧的人为中,脱离
而纵深向下的掠夺极其顽固
保守的纸张,只是巡视的障眼法
命运一如开始的崎岖,蜿蜒也进去
与时俱进有时候,依靠盲动向前

来到地上,一厢情愿的宽慰一下
此时能让神经转移到另一根神经上
即使诱惑,让肉体释放出恐惧
但从此沦入一个往复的轮回的机会
就像橡皮糖一样,黏粘在亡命的途中

关于死神的机会主义辞令或者救赎
难能在活着和死亡的隔墙中间彷徨
亡命的脸庞,早就写着死亡的遗嘱
一盏灯,只能照向地下直线的光明
挖掘中的呼吸,和贪婪赌博着幸福
甚至在冒顶的水中,幻想一直存在
 

作者  | 2017-5-12 0:42:56 | 阅读(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《无可溶解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7 23:34:34 阅读8 评论0 272017/04 Apr27

《无可溶解》

文  熊白

 常识犹如食盐或食糖,在生活的调味中,制导着浑浑噩噩的盲从。似乎即刻的明示,也能使得固执己见,如树随风,如船使舵,让一个一帆风顺,在顺风顺水的日子里,得过且过。生话的味道,也会见智见勇于无畏,甚至言语,直接的像一根抡过来的棍子,根本来不及抵抗和反击。胜或败,在这里只是一种无法妥协的意图。如石头砸在水上,或风筝被树挂落,一切有待的变化,从这时起成为一个无法改变的情景,并不因石头沉入水中而平静,或风筝在树枝上的挣扎,永远无法改变这个现场的纠缠。在这里,具体的无可替代,也许是让一种性质的继续的延续。但是,所谓的延续,往往像黑夜借着路灯,下着一盘胜负难料的象棋。这是一个必须有算计和策略的内耗,最终的胜和负只能是表象,也就是说,有时,负了的人,比胜的更高兴。也许负的人,是将胜了的人,拖进了一个时间概念里。似乎此刻没有可以溶解糖或盐的水,所谓的味道,也许尽数都被石化了呢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7 23:34:34 | 阅读(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《一种守恒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7 23:38:03 阅读4 评论0 272017/04 Apr27

《一种守恒》

文  熊白

 一种守恒意味着一种持续还在进行。也许有一种逆反一直像暗夜的猫头鹰,但迅急的翅膀和猎杀的眼晴,构成了一个不可借喻的事物的插图。重复的黑夜,也许从来就不重复内容,那么这个夜晚的路上,一个人的影子不断的被拉长,又不断的缩短,而记数的脚步数却也累计到了一种突破。还能加码吗?似乎意志力不合适宜的加入到考验的行列。也许自己需要证明些什么,只是内容乏力,一直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,才感到了一些固有的困顿,越发让眼晴不适于渐渐放色的天空了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7 23:38:03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《择日撞神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6 23:47:43 阅读7 评论0 262017/04 Apr26

《择日撞神》

文  熊白

 其实在命题的时候,自己就先笑了。脑子一闪的影像,无不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朽,此时此刻点着香,插好摆正,然后作揖。那是不是我呢,也许是吧。但好像是预演的,兴许再过若干年,自己就成这么个人。我自以为人要有害怕的东西。父母在,父母就是自己心上最大的神。而后就是要有信念,也就是要完成自己要完成的念想,说是理想也行,但基本上这个理想很可能与别人关联不多。但未必不会就有了关联也说不来。还是不要一廂情愿的好。要说还是随缘比较在情在理。我以为择日撞神如此,真的需要了,好比种子在上面长枝叶,在下面扎根深处,谁都动摇不得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6 23:47:43 | 阅读(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《或可这般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6 2:06:09 阅读3 评论0 262017/04 Apr26

《或可这般》

文  熊白

 在一个庞统的倾向中,自觉,或不自觉,完全是在一种绝境的思维里。即这般算不上地狱,但也绝对可以说是一种境界。有时,一些听起不好笑的事,也会像放了发酵粉的面粉,将貌似不可膨胀的事物扩大化了,其它在烘焙下,便成了好的食物,养人身体,也更能养人的心。但凡事物在辩证中,就有一个好的归宿。那么,经历以有心而为之,和无心而为。假如能殊路同归,但愿也能一泯恩仇。说起来都在这一分一秒的累积中活着,怎么光阴就被扭曲了呢?慢一点好吗?要说的话一伍一拾的说,是为了有斤两,也是为了压住轻浮了的心思,这样不至于随风如草,更不至于一羽飞鸿不见了踪影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6 2:06:09 | 阅读(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八方四面》(原创随笔)

2017-5-2 14:02:57 阅读10 评论0 22017/05 May2

《八方四面》

文  熊白

 从最小的事情的发生,到一个最大事件的突现,我们到底能看到什么?实际上我们跟本无法根据所知道的经验,和所看到的现象,带着我们好奇的心做出最后的判断。在经历中,有些无理的事,却向着有理的方向发展。而在经验的一面,非常的事端都会在表面的形式上做文章。那么,八方四面,和四面八方,也同祥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话语的走向。在看起来像一条路走过去又走回来的语境里,有没有一种在空旷的四野,选择一个方向走下去的可行性呢?显然,回到最初,并不意味起点为最小单位,而终点也并非是最大事端。只是最初引起的效应和变量还无法使得因果具体罢了。其实让心处在四面八方和八方四面,这体现着由内而外,甚至是无处不在的风,而这个风不以方向而语,却让心随意感受。

作者  | 2017-5-2 14:02:57 | 阅读(1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点缀色溢》(原创随笔)

2017-5-2 14:00:53 阅读3 评论0 22017/05 May2

《点缀色溢》 

文  熊白

在情致挥放的语辞里,或许此刻的情境就是一个谚语生成的摇篮。也许钟的摆动,需要下沉到另一个渲染的时刻,但没有人主动跟着钟摆,而放弃了光线移动的指示,并由此导致了一场非正常的演出。难以确定的角色都绷着神经,一组组走过的人的影子,看起来很难被确定为人的映影,但没有人感到这个错误的出现,反而印证了一个错失良机的机遇刚刚发生。那么歪打正着的出现,是否就会成就更大的奇迹吗?有时一些不用回答的问题摆在那里更好些。扭头的时候,眼晴一直闭着,这一次没有奇迹,只有一双困倦的眼晴。

作者  | 2017-5-2 14:00:53 | 阅读(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点缀色溢》(原创随笔)

2017-5-1 0:42:21 阅读8 评论0 12017/05 May1

《点缀色溢》 在情致挥放的语辞里,或许此刻的情境就是一个谚语生成的摇篮。也许钟的摆动,需要下沉到另一个渲染的时刻,但没有人主动跟着钟摆,而放弃了光线移动的指示,并由此导致了一场非正常的演出。难以确定的角色都绷着神经,一组组走过的人的影子,看起来很难被确定为人的映影,但没有人感到这个错误的出现,反而印证了一个错失良机的机遇刚刚发生。那么歪打正着的出现,是否就会成就更大的奇迹吗?有时一些不用回答的问题摆在那里更好些。扭头的时候,眼晴一直闭着,这一次没有奇进,只有一双困倦的眼晴。

作者  | 2017-5-1 0:42:21 | 阅读(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剖析之刃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30 0:48:08 阅读5 评论0 302017/04 Apr30

《剖析之刃》

文  熊白

 无所感觉的切腹之疼,无法想象这个情景演绎的经过,更无法让夸张在真实的纸上,留下片言只语的一种讯问。只是一切具有动态的事物,犹如一句“轻如鸿毛”,便定性于存在之中,让思维退避三舍于修养的心智里。而有些排他性的动机,却像一枚钉子扎进了一棵树上。至于说,这是一棵什么样的树,听到的回答,马上被一段举足轻重的誓言,稀释在了一个遣散的路上。难道非得用一个高速度形成话语,掩饰坚强的意识吗?也许需要在伤疤上施行有关道德的承诺。也许在己经抹去的记忆上,用剃刀将此刻落实,然后踢开石条挡住的出路,再然后扬长而去。

作者  | 2017-4-30 0:48:08 | 阅读(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警惕之殇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9 16:55:15 阅读17 评论0 292017/04 Apr29

《警惕之殇》

文  熊白

 原来和现在。谁让自已一直都为这两个词自言自语呢?抑或是那个打着点滴的孩子不断重复唱着“时间都到哪了”。随之眼前将从起床到目前为止的一天串在一起。如此就看到时间真的就像一晃而过的几十年,甚至连一些无聊的用过的时间,似乎也赶了过来想报销一把。但这个最令人无奈的举动,显然不是自娱自乐,反如同被驱赶一样,钻进明知道是死胡同,却不肯出来,朝着撞了南墙仍不死心的意志走去。但凡到此,应该有所转折才对,可连续拐弯仍然是走不出去的胡同,也可能是胡同产生的一种诱惑,像一张有年代纸品的张贴画。而似乎粗线条的勾勒,更能产生一种怀旧的情感,只是其中参杂着另类的有碍观瞻的意识形态。也许难得遭遇一场自圆其说的欲望的图说。也许地上和地下的分界线,只能用呼吸和不能呼吸确认。但念头却生出另一种崎岖不平的话语,比如不可言语,并不代表无话可说。这是颠覆的希望所在,也是警惕之殇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9 16:55:15 | 阅读(1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缘何人为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9 16:40:29 阅读10 评论0 292017/04 Apr29

《缘何人为》

文  熊白

 很像是一种自我安慰的象征性手段,但又知道从何说起。一个场景是两双眼晴的对峙。另一个场景却是道听途说的争辩。似乎不同之间都在征求一种答案,比如风的大小,让眼前的沙丘改变着模样,而更远的地方,也默然地接受着无法接受的现实。那么场景的交错,是否让这个蒙太奇效果,像一张不干胶的明贴,封闭了眼晴的通道呢?也许前置的,和后缀的,又都形成了新的释义。只是一个淡出的影像,何偿不是心结生发出的感叹呢?这是极有可能的事情,片段不再是为了推理,而是承起了一种虔诚,让故事软着陆在了心上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9 16:40:29 | 阅读(1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无与伦比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9 16:37:21 阅读5 评论0 292017/04 Apr29

《无与伦比》

文  熊白

 抑或是自恋,但又如何不是无与伦比呢?在对生命的不断感知之中,方才有一个日益增进守恒定理的存在。假如一切都从开始被掩盖的话,那么这就是一种意识形态下的洗脑过程,犹如一切都从不可能到可能,看起来命运使然的境况,却往往伸手难及近在眼前的东西。自我究竟是个什么状态的称谓呢?在此,一个绝对的语境,是否从一个转承而来,而使得本我难以归宿于生命的独特。显然,看待其存在的绝对本身,并不缺乏自我不从属的语意。但在有关存在下的独特性,甚至是特殊的捆绑。看来自主主义的成长,从来就在一个貌似的无与伦比的集体意识的拷问中,想必只有从牙缝里挣出的声音,才能感受到些许真实的味道。而保持这样一种自恋,也是不得以之举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9 16:37:21 | 阅读(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装置依然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9 16:35:26 阅读4 评论0 292017/04 Apr29

《装置依然》

文  熊白

 也许是为了复活,但死去的肉体正在腐烂,甚至于腐烂成了液态的故事,并感染着听觉和嗅觉,让一般的意识迫不及待的成为一种接力,向下一个位置传递着陷落的事态,从而在一种假设的话语上,添加一个认为的符号。似乎在一个逻辑状态中,各种命题不余遗力的盘根错节于这个思维的丛林。那么究竟在什么样的语气,才能让一句话,摆脱复式的定义而言他呢?也许很像一种失传的黑话,如同在一个引申的道的上面,但仅仅是水面上的落叶,让复杂化的企图,在一个明媚的春意盎然里,向下游的落峡漂去。而一切阻挡,或拦截,都无法对这片无意义的落叶形成威胁。而前的铺垫都成了一种过去式的留恋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9 16:35:26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如若定论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9 16:33:05 阅读4 评论0 292017/04 Apr29

《如若定论》

文  熊白

 是一尺之外,还是一寸之内,抑或就是一种心情的设定,让另一种情绪节外生枝,但却打动了幻境的画面,把一幅幅画的独白,送入到一个梦,并开启了所有的门,让迷境在一个无法寻找的门里,诱惑着长大的枝杆,割裂着眼下的天空。是的,意外也在生长。那是除了对事物拍案惊奇之外,还会让出乎意料像一个擦边球的乒乓,失去了原有的轨迹,飞离条件反射的球拍对挡的点位,让失措的情绪,顿时淹没无条件的认识论。是否其它的共识也会靠拢这个没有焦点的议论呢?还在穿插的画,难道以此说服觧释者的迟疑呢?发现不会再纠缠在外力,但内在的渗出,却像滚动的跑马灯,把旋转带来的晕眩,死死锁定简单的幻觉,随后,在干言万语中,只说出一个好字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9 16:33:05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得道得助》(原创随笔)

2017-4-29 16:29:01 阅读4 评论0 292017/04 Apr29

《得道得助》

文  熊白

 眺望的距离不远也不近,看见或看不见,并不会引起内心的纠结。如带子一祥的那条河,在眼前拐了几个弯,河上,或河两边,明显不同于流经城市的河。因为看不见堤岸,所以水便以自己的方式,流动着自己的面貌,或者,一个不同的道行,竟然在同一条河出现,只不同的是一个是无束的,一个是受制的。而不同还是上和下的区域的不一样,犹如排列的非它性,这里的发生,也将一种预示,在上和下的端面上,将歧义在此端正。如上的漫际完全打破一种惶恐的僵化,而如下的贯彻,得以让概念穿过构成的墙,并以墙的推动,引发一场自体的革命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9 16:29:01 | 阅读(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陕西省 西安市 双鱼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初中毕业,顶替接班。下岗,失业,贩过酒,当过编辑,和朋友合作拍过散文TV,电视广告。现专事诗歌写作。完成一百五十万长诗《木凳安魂曲》(副标题一个诗人的生命法门。)等其它诗集数十本。闲时画画,写诗,写诗,画画。基本上就一个讨吃要饭的主。只是还没有上街。要是哪天街上见了,丢一个钢镚笑笑,不讨厌就好。
 
近期心愿让心归位。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发现好博客
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